会员登录 | 注册 | 网站地图 | 关于大家 |设为必发88首页 | 加入收藏
会员中心
电力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必发88首页 » 会员中心 » 电力人物
最美电力人:舍己救人四川电力员工彭大权
发布日期:2015-06-10  来源:中电资讯网  浏览次数:486
               以生命的名义

  ———追记国网四川南江县供电企业职工彭大权

  罗福荣 王兴元 罗黎明 何欢

 

  2014年3月11日彭大权(中)在南江县柳湾乡麻柳村一社、二社无电地区施工现场。 张晓勇摄

  美丽心语:谁说“千古艰难惟一死”?生死攸关之际,他把生的希翼留给同事,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就是国网四川巴中南江县供电企业一名普通的基层职工彭大权。他就是电力系统的英雄,巴山儿女的骄傲  

  群山静穆……这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一幕

  6月4日,国网四川省电力企业领导一行慰问他的家属时,“大家对领导也没啥要求,只是想实现爸爸多年来想加入共产党的愿望。”眼泪纵横的女儿彭滟紧紧拉着企业领导的手说道。

  这是一个令人异常悲痛的场景。

  6月1日,成百的群众冒着大雨自发从四面八方赶到南江县殡仪馆,胸戴白花,手牵挽幛,举着花圈,含泪送他最后一程。

  这是一个令人潸然泪下的画面。

  5月29日,数十个工友围着他的遗体,悲痛万分,久久不肯离开,“大权,你的家人就是大家的家人,大家一定会照顾好他们!”5月29日,在抢建 南江县光雾山景区巴(中)陕(陕西汉中)高速公路施工用电线路迁改工程结束时,工作人员刚离开现场作业区域的一瞬间,为保全工友张志强,彭大权不幸被高危 岩上滚落的石头砸中头部,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48岁。 

 

  生死2秒间,以自己的死保全了工友的生

  一切都来得这样突然。5月29日15时30分,在S101线南江县寨坡乡剪子垭30余米陡坡下,彭大权和张志强最后一次排查完10千伏寨周线11号杆外角小号拉线,结束工作后,两人一前一后从灌木丛中向上爬行,刚离开现场作业区域。

  “石头,石头来了,石头来了,快跑!”刚爬了几步,张志强就听见上面传来工友何董急促的大声喊叫。走在彭大权前面躬身上行的张志强一下子懵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感觉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量重重地推向他的腰部,一个踉跄,他顺势向前扑倒下去,出自本能,张志强顺手死死抓住路边的杂草。惊魂未定的他 下意识向后瞥了一眼,模糊的双眼中,只看见彭大权的双脚朝上向下翻滚,瞬间消失了身影。

  “石头把人打了,彭大权被石头打了……”吓得全身瘫软的张志强几乎拼出全力哭喊着。闻讯的工友何董和杨可南从上面公路上连滑带滚往下赶。

  生死时刻,稍稳定神的张志强第一反应掏出手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不到两分钟,何董第一时间赶了下来,魂飞魄散的张志强仍一脸煞白,全身发抖,站也站不稳。来不及照顾!“彭大权,彭大权……”何董一边声嘶力竭 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一边用双眼努力搜寻着这个已朝夕相处8年多的同事身影。但任凭他怎么呼喊,也听不见彭大权的回应,只听见山谷间阵阵回响。

  瞬间,何董看到了挂在半山坡树梢上那顶熟悉的橘红色的安全帽。下意识往下一瞧,葱茏树林遮掩的山崖近30米高。    来不及思索,何董抓住两边荆棘藤蔓迅速向下滑去。当他从杂草丛中抱着满脸是血的彭大权时,平常他那张总是笑眯眯的脸已不复存在,额头上的鲜血在不停地往外 涌,无数次地哭喊呼叫,彭大权也毫无反应。

  工友们闻声赶来。何雷等6人手扣手、肩并肩,迅速搭成一副“人体担架”,抬着彭大权往上移动;周安秀等5人迅速爬到“人体担架”前面,身子贴在 陡坡上组成“接力棒”,将“人体担架”使劲往上拉;杨可南和郭文明在最后面,用双手捧着“人体担架”脚后跟往上推。一秒、两秒,一米、两米……13位工友 齐心合力硬是将身高一米七五、体重170多斤的彭大权抬上半山腰的公路上。70余米的陡坡,人体“担架”仅用了17分钟时间。此时,每个工友累得面色惨 白、干呕不止,但没有一个人松开手。

  40分钟左右,救护车火速赶到山下银河罐处汇合,虽经医务人员全力抢救,但终因彭大权头颅受伤严重,停止了心跳,走完了他48年的人生旅程。

  时间,被定格在16时40分。

  “不是救我,你绝对不会死哟!”听到噩耗,撕心裂肺的张志强抚摸着彭大权的安全帽前端被石头砸烂的杯口大的洞,“安全帽内衬上的血都还是热的!前后还不到2秒钟!是他,是彭大权救了我!我怎么给周姐交待……”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他,似乎在给工友哭诉,又好像是喃喃自语。

  战斗电力一线30年,工友眼中的“老黄牛”

  6月3日,站在剪子垭S101线公路旁,回忆着事故发生的瞬间,仅与救命恩人彭大权共事3天的张志强,仍话语哽咽,泪眼汪汪。

  张志强虽与彭大权早已相识,但于5月27日才正式分配到一个工作组,彭大权是该组安全负责人。留给张志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彭大权对安全要求近 乎苛刻,每次上班前,都要把安全注意事项给组员反复叮嘱,每人都要复述安全事项过关才能上班,就连衣服纽扣没有扣好,安全帽稍微戴偏了都不准上工。特别是 对电杆拉线的检查中,拉杆是否有偏移,每颗螺丝是否拧紧,地面拉杆是否松动,拉线盘的回填土少不少……每次都要反反复复逐个排查,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与彭大权同龄,并肩战斗30年的杨可南,一提起“老实巴交、最吃得亏”的彭大权,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盯着屏幕上彭大权的遗像,历历往事涌上心头。

  1985年,杨可南和彭大权一起被招聘到巴中市南江县电力企业中嘴火电厂,并分在一组,从事汽轮机运行工作。“那时年龄小,我最怕上夜班,每两 小时一换实在难熬,很多时候还没等彭大权交班,我就在旁边打起了呼噜。等一觉醒来,天都快亮了。”但是,彭大权从没叫醒过他,而每隔半小时就要记录发电机 的各项参数的工作簿上,都是签的“杨可南”。

  次数多了,杨可南有些过意不去。“老彭,你咋不叫醒我呢?”这时,彭大权总是微微一笑,“没啥,我瞌睡少,休息时补会儿就行。”以后,每月15天的夜班,彭大权主动帮他值守10天,让他在家休息,这一帮就是22年。

  2007年,中嘴火电厂政策性关闭。他俩又同时转岗到国网南江县供电企业基层一线当技工。“我总觉得他没有走,这段时间老是失眠,有时一觉醒来,他的样子总在我身边,这时我就会拿出手机翻看他的照片。”讲到这里,滚落的泪水已挂在那张被风霜浸润得黝黑的面颊上面。

  与杨可南一样,工友张茂春、何董、郭文明、周安秀……他们的手机里都保存着彭大权的照片。

  张茂春是彭大权的直接领导,2008年起他们就在一起,主要工作就是“爬电杆”。想起他们携手并肩于山间小道、沟岩崖壁,顶烈日、冒严寒、风里 来、雨里去,周而复始的2000多个日日夜夜,张茂春顿时眼圈红润了,“彭大权平常少言寡语,但做起事来就不要命,就像头‘老黄牛’。”为彻底“消灭”无 电地区,2013年7月,张茂春带队对南江县长赤镇阳雀村和龙泉村农网改造。这两个村是出了名的偏远贫困村,山高路陡、地广人稀,因时间紧、要求高,企业 原给他们定了6个月的时间完成,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们仅用了3个月时间。

  大家都知道他的家境不好,女儿在成都读大学,妻子做过三次手术,母亲已瘫痪多年,父亲也行动不便……“我多次给他放假,让他回去看看,但他都嘿嘿一笑,‘没事,家里有我老婆呢!’。”

 

  离生日只差13天,带走微笑留下永远的思念

  6月4日清晨,南江县城郊黄金村,天空飘着细雨,四周一片阴霾。

  在一排青瓦白墙的新房屋后面,藏着几间低矮灰暗的旧砖瓦房,女儿彭滟强忍悲痛,正将父亲所有的东西一件一件收拾起来   藏好,不让母亲、奶奶看见,“她们看见了又要痛哭昏厥。”“关键时刻,还得有组织。”这是彭大权给女儿彭滟留下的最刻骨铭心的话。2013年9月,母亲周 英华得了急性阑尾炎,急需住院治疗,可彭大权手头拮据,在医院外面急得直跳。工程队党支部副书记魏建英知道后,马上将干部职工自发捐款2000多元送到彭 大权手中,帮他解了燃眉之急。“平时救急企业借钱给我,你妈妈住院组织又捐钱给我,关键时刻还是要靠组织!我想加入共产党,但学问水平不高,做的事也普 通……”父亲的话,至今犹在耳边。

  在彭滟的心里,爸爸一直是她的支柱。“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爸爸的女儿。”彭滟坚定地说,“6月11日是爸爸的生日,我都买好了衣服,准备回来 给他一个惊喜!可没想到天降横祸,还有13天爸爸才48岁啊!”去年大学一毕业,女儿彭滟就在成都一家企业工作,想帮家里减轻负担。

  事发前几天,爸爸还打电话说他想去考驾照。“以后有钱了买辆车,就带着你和妈妈、爷爷奶奶出去旅游。”妻子周英华呆坐在阶沿上,脸上挂满泪水, 目光呆滞。“他对我太好了,我永远都忘不了他。”生下女儿一年后,她就疾病缠身,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还经常住院治疗,彭大权用微薄的工资,赡养两位老 人,供养女儿读书,又给她请医买药,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25年来,彭大权从没抱怨一句,还会在院坝里模仿动物、表演小品、摆龙门阵,逗她开心。不管彭大 权回家多晚,她都会到山下马路边等他;不管彭大权走得多早,她都会起来给他做早饭,陪他吃完,再送他出门。

  彭大权72岁的父亲彭文华在院坝里一拐一瘸,声声长叹,“他处处只晓得关心别人,很少想到自己,现在咋不关心啊?死的咋不是我哟。”彭文华却对 儿子非常“不满”,狠狠地“数落”起来:第一次给岳父拜年,只耍了半天,一再挽留他都跑回来了,说要去上班,害得他岳父几年都不理他;一年总记得给父母妻 儿换一身衣服,自己却只穿工装,今年才买了一套新衣服;哪家哪户用电有问题,一个口信,再晚都要去检修,直到修好,从不怕夜黑灯瞎……院坝里,站满了前来 慰问的村民,他们都得到过彭大权的帮助。“彭大权是个好人,可惜苍天没开眼。”黄金村村民岳桂生说,他腿脚有残疾,在黄金村县殡仪馆守大门,只要有空,彭 大权都会绕一段路来接他,一起回家,从没收过一分钱。他曾经凑了十几个鸡蛋表示感谢,彭大权却说这是一举两得,不值一谢,硬是让他又拿了回去。

  ……在磅礴辽阔的光雾山,采访组回程的汽车盘旋在蜿蜒绵长的崎岖山路上,转过山头,一根根电杆矗立在青山重峦之中。唯有彭大权最后检查的那根 11号电杆毅然地挺立在剪子垭山头,大家的脑海幻化出彭大权那橘红色的工帽和工装,像橘色花明艳绽放,装点着这群山大景,格外璀璨夺目……

  彭大权:1967年6月生于南江县南江镇黄金村。1985年 12月在南江县电力有限企业中嘴火电厂参加工作,从事汽轮机运行,任汽轮机运行班长。2007年7月进入企业送变电工程安装企业施工一队,任外线安装工。 2009年6月———2013年8月,在南江县振兴水电开发有限企业施工一队工作,任外线安装工。

  2013年9月至今,在南江锦源分企业施工一队工作,担任该队工作负责人、安全员。他曾多次被企业评为先进生产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