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注册 | 网站地图 | 关于大家 |设为必发88首页 | 加入收藏
资讯
分布式能源
您现在的位置:必发88首页 » 资讯 » 分布式能源
光伏项目招标现迷局 背后有何隐情?
发布日期:2016-05-24  来源:华夏时报  浏览次数:34

5月19日,河北丰宁县中央的民族学问广场上,只有寥寥数人行走。5月的阳光带着热辣的温度直接照射其上,晒得广场一片焦灼。如果在广场上铺满光伏设备,把这些阳光收集起来,变成可供使用的电力,不仅能够为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节约大量用电费用,还将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

事实上,丰宁正是打算这么做的。5月10日,丰宁首次启动了光伏企业的报名,这场将阳光变成扶贫项目的工作正式开启。此次报名引来多家新能源企业热烈响应。然而,一场本该是政府、企业和贫困人群三赢的试点,却莫名地从公开招标报名变成非公开招标报名。

“县里已经定好一家企业了,本来就没打算招标,所以设定了很多条件。”一位不愿具名的丰宁县发改局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在近乎量身定做的报名下,最终也只有一家企业完成了报名,并以极快的速度上报了省、市发改委,而惊觉“陪跑”的11家企业也迅速作出反应,一些企业心灰意冷,撤出这场游戏;更多的企业却仍不愿放弃这样的机会。

仅一家企业报名成功

“这个事情,大家企业确实心里有气,觉得太不公平了。但现在不方便说,因为大家还在找政府谈。”5月17日,招标过去不到一周,一家光伏企业董事长在电话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他的气愤来源于一场“陪跑”的报名。5月10日上午,丰宁县官方网站公布了一份名为《丰宁县申报扶贫光伏电站项目的报名条件》(以下简称《报名条件》)的文件。按照《报名条件》要求,1个企业只允许申报1个项目建设地点,装机规模为2万千瓦,每1万千瓦需缴纳项目保证金1000万元。第二天,即5月11日下午17时30分,在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三楼会议室对报名企业进行评定打分,得分由高至低,前三名确定为上报企业,现场进行公布。最终北京控股集团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北控”)成功报上名,成为唯一报名成功的企业。

不过,一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在北控缴纳保证金的时候,事实上其相关资料都没有准备齐全。光伏电站对用地有严格的要求,必须是未利用地、不可用地,严禁占用基本农田;此外要有规划、林业部门的手续,包括电力企业出具的证明,确定有接入电站的接入口,保证电站建成以后电能发出去,加上企业自己委托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这几个配备条件有了之后,才能申报。而北控缴纳完保证金以后,国土部门才为其开出了用地证明。

不仅如此,此次仅放开2万千瓦招标,按照丰宁县规划,还将有3万千瓦项目将进行招标。但当项目花落北控之后,另外3万千瓦同时也划拨过去,这意味着其他企业将彻底失去竞争机会。

不过,上述情况记者并未从北控与丰宁县政府处得到证实。但多位受访者都向记者表示,这场招标从报名文件开始,程序上就存在着不合理之处。

招标程序不合理?

长期以来一直研究政府招标的谷辽海律师看过《报名条件》之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般政府扶贫招标都要按照公开招标程序进行,如果启用非公开招标,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比如公开招标没有合适的供应商,或能参与投标的类似企业不是很多,又或者没有合适的价格等。还有就是政府紧急需求的,比如抢险救灾物资,因为公开招标时间太长,可以启用非公开招标。”显然,丰宁光伏招标不符合上述任何一种情况,理应进入公开招标。

但即使是非公开招标,按照报名要求,也应该进行评分。不过,据丰宁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先容,最后打分也并没有如期进行。“只有1家企业报名,其他企业都不符合条件。”丰宁发改委项目办一位工作人员对此说明称。

一位没有成功报名的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们没有报名的原因之一是高额的保证金。“2000万的保证金明显不合常理。”他说。

不过,比起高额的保证金更重要的是,从发布报名条件到截止报名,其短暂的时间让企业根本来不及准备相应的资质证明。据悉,按照规定,此次报名从5月10日开始,到5月11日截止,“两天时间,企业连准备投标文件的时间都没有。”谷辽海表示,这样不合理的时间安排,存在着暗箱操作的可能。

而在其他企业手忙脚乱准备投标资料的时候,北控缴纳了2000万的保证金,成功报名。按照程序,北控成功报名后,应该在网上进行公示,其他企业有7天的时间可以进行申诉。不过,北控并未公示。在报名截止之后,5月15日左右,关于北控中标的文件已经上报到省里。

上述丰宁县发改局人士也向记者证实:“就两天时间,并没有招标。当时想竞标的企业非常多,然后定了很高的标准把其他企业拦在外面。”

而丰宁县发改局项目部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其实这个事情跟招投标没有关系,就是个报名,现在已经报到省里了。”然而,针对“多家企业报名不需要招投标的问题”,该工作人员回应称,“没有多家企业,只有1家企业报名,别的企业都不符合条件。”至于“为什么不符合条件”,该工作人员并未答复。

标准由谁制定?

丰宁光伏招标的蹊跷背后,是项目可能产生的巨大收益。

上述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扶贫项目,按照国家标准,享受每度电0.95元的价格,河北省头3年还有一定的补贴,每度电补贴0.2元。比如大家一个电站,4万千瓦时的项目,每年满负荷发电量1600-1700小时,相当于每年能发6400万-7000万千瓦时左右。因为光伏电站是建设前期投入比较高,后期每年维护不到1000万元,大家4万千瓦的电站,总造价在三四个亿,每年有6000万元收入的话,基本上6年全部回本。而且资本金80%是靠银行贷款,这么计算,两年就能收回全部投资,所以这个项目很赚钱。”

事实上,因为光伏扶贫对财政的要求很高,国家财政支出大,为了防止项目一窝蜂全上,保证行业的有序发展,每个省每年会有一个建设指标,只有得到这个建设指标的,才能享受补贴电价。企业要想享受补贴指标,光伏扶贫项目是最重要的途径。

而对于此次项目招标的具体标准,丰宁县能源部门负责人却表示:“项目是按照省里要求做的,标准也由省里定,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国家也没给出具体的标准。”至于招标报名的具体情况,该负责人一再强调他们没有任何权限,只是服务于企业,招投标的相关事宜需要咨询发改局。发改局项目部则表示,他们只负责报名相关事宜,政策制定并不清楚,需要问宣传部。而宣传部宣传科的工作人员,则又把记者领回到了一开始的能源部门。

就在丰宁县2016年的目标里,还写着这样的话:做产业要以园区建设为平台,以项目为抓手,构建符合丰宁实际的产业体系。要培育壮大黑色金属采掘业、学问旅游业、现代农业、清洁能源产业、新型建材产业、现代物流业6大产业。要加强政务环境建设,弱化事前审批、强化事后监管。

但是,最终也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向记者详细地说明清楚此次项目报名的具体程序及标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